33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逐鹿為衣 > 82再次vs阿曦多
  82再次vs阿曦多

  次日。

  在上午之時,經過瞭三長時間的電話溝通,邦妮絲終于在這下午時分來軍墅園區了,同時,桓甲也跟著她過來了。

  另外,也是經過瞭三的一番聯系,阿曦多也終于答應和鹿為衣見面,不過,見面地點卻是在鴻泰酒店!

  而且,只能由鹿為衣一人前來,這都是阿曦多提出來的!

  對此,瞭三鏡嬌嬌他倆自然是充滿擔心,想阻止鹿為衣赴約!

  而鹿為衣呢?

  他決定還是孤身前去!

  因為他對阿曦多又多了一種驚異!

  這個女人選擇的這個地點,很是耐人尋味!

  既是如此,冒點險又何妨呢?

  就在鹿為衣騎著摩托剛去時,邦妮絲和桓甲的車就來了。

  透過車窗目睹鹿為衣甩車而去的邦妮絲自然是眉頭大皺,混蛋鹿為衣!你這是在躲老娘嗎?

  于是,她這火氣也就發到了瞭三身上!

  瞭三只得唯唯諾諾。

  鏡嬌嬌一見,則也是火冒三丈,警告邦妮絲休得猖狂!

  眼見兩個女人就要大打出手,還是瞭三和桓甲兩人及時勸住了。

  最終,又是因為簡斯一句看似無意的失言,讓邦妮絲明白了鹿為衣原來是要去鴻泰酒店見阿曦多!

  于是,一番沉吟后,邦妮絲決定立即趕往鴻泰酒店,她必須要知道這兩人在搞什么鬼!

  而留不住邦妮絲的瞭三,無奈之下,也被鏡嬌嬌說動了,立刻同往!免得鹿兄弟出什么意外!

  就這樣,在鹿為衣剛趕到鴻泰酒店時,邦妮絲瞭三他們的車也已離鴻泰酒店不遠了。

  ——————

  鴻泰酒店。

  頂層01號房間。

  也就是當初翔拓爆炸身亡的那一間房(房間如今已經有所修繕)。

  按照阿曦多指示來到這門口的鹿為衣,內心已然充滿警惕!

  這個女人,還真是懷疑上了他啊!

  推門而入,一片昏暗。

  看著窗口站立的黑色曼妙背影,鹿為衣能確定她就是阿曦多!

  “阿曦多團長,我來了。”

  阿曦多緩緩轉身之時,打了一個響亮的響指!

  瞬間,燈光明亮!

  鹿為衣內心低喃,裝有聲控嗎?

  一番靜靜對視后,阿曦多冷淡出聲:“鹿為衣,我只問你一個問題,若你能如實回答,那么你們說的合作,我可以立刻答應!”

  鹿為衣怔了怔,但語:“你問。”

  阿曦多深吸一下,語來:“翔拓是你殺的,對不對?”

  果然如此!這個女人要我來這兒,就是想證實這件事!

  鹿為衣心中一嘆后,接聲:“對。”

  盡管早有心理準備,阿曦多內心還是不禁一震,自己從頭到尾只是有一種懷疑而已,沒想到竟真是這樣,而且對方回答得更是如此冷靜!

  “你到底如何做到的?”阿曦多平復后,再次開口。

  鹿為衣卻語:“阿曦多團長,抱歉,我無法告訴你。”

  聽著鹿為衣誠懇的話,阿曦多沉默起來。

  鹿為衣見而則語:“阿曦多團長,這次來,除了談我們兩團精誠合作的事情外,我也想問你一點問題,希望你能告訴我。”

  阿曦多微哼,接聲:“什么?”

  鹿為衣隨即一語:“那趟軍火你們是從誰手里接過來的?”

  阿曦多目光一縮,反問:“你問這做什么?”

  鹿為衣也是反問:“阿曦多團長,翔吉已死,對方還值得你如此保密?”

  阿曦多冷哼,只回:“鹿為衣,我知道你很不簡單!”

  鹿為衣微愣,從這個女人的神情里,他看得出這個女人似乎很是忌憚他!可是這好像有點說不通啊!難道就憑自己除掉了翔拓嗎?不,這個女人不應是如此怯弱之輩!她對黽刀都那般仇恨,她的膽量絕對不小才是!那么到底會是什么讓她如此忌憚自己呢?

  鹿為衣真的有些迷惑了。

  殊不知,此時的阿曦多內心也在迷惑鹿為衣此時的表情,他這份不解好像是真的!可是他的確是和逐京那股強大勢力有瓜葛啊!難道這里面還有什么隱秘不成?(首發、域名(請記住_三<三^小》說(網)W、ω、ω@.彡、彡、x`¥[email protected]、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罷了,既然他想知道,那就給他個人情好了!

  “鹿為衣,我只能告訴你,老頭(翔吉)在通電話的時候,我只聽到了一點點,那就是那批軍火和瓠葉郡的皋亥有關!”

  聞言,鹿為衣頓震,語:“是那個GZX的皋亥嗎?”

  阿曦多微訝:“原來你早已知曉此人!沒錯,就是他!”

  鹿為衣皺眉沉思會兒,才語:“多謝!”

  雖然現在無法百分百確認,但是也算有了一條線索,也不至于完全無法給藏玲瓏交代!

  阿曦多卻是一轉:“好了,接下來,就說說你們打算怎么幫我除掉黽刀?”

  鹿為衣不禁失笑:“阿曦多團長,這得從長計議,首先我就需要你提供黽刀的一些弱點!”

  阿曦多當即一回:“好/色就是他最大弱點!”

  鹿為衣看著這個女人的憤怒,內心已然斷定這個女人定是在這種事情上吃了黽刀很大的虧!

  “阿曦多團長,我問一個不該問的問題,你是不是……失/身于黽刀了?”鹿為衣盡量讓自己保持平淡語氣。

  阿曦多果然殺氣騰騰,喝:“鹿為衣,你想死?!”

  鹿為衣靜靜又語:“阿曦多團長,之所以問這個不該問的問題,是我想了解你對黽刀的恨意究竟源于哪里。”

  阿曦多呼著氣,咬牙切齒,但最終還是接聲:“沒錯!老娘那一天差一點就失身于他!”

  鹿為衣心嘆,原來真是這般情況,難怪這個女人會和黽刀不死不休!不過,反過來,也足見這個女人對貞/潔看得多么重!與其說這就是她的弱點,倒不于說她只是個良善的貞烈女子罷了!

  “阿曦多團長,你放心吧,從黽刀敢對鏡小鏡動手的那一刻,他就已經是我們三劫傭兵團的敵人!面對敵人,我們絕不會心慈手軟,必將除掉他!”鹿為衣肅聲一語。33小說首發 www.vyjnci.live m.33xs.com

  阿曦多神色漸復,一接:“你走吧!老娘現在想靜靜!”

  鹿為衣也不想和一個女人在這樣氛圍下多待,只是轉身之時,他還是問來:“阿曦多團長,我們共同解決權輝和黽刀的事情后,你有何打算?”33小說更新最快 手機端:https:/m.33xs.com/

  阿曦多不語。

  不知怎的,鹿為衣忽然好像能明白她這種彷徨神態,翔吉突然死了,她就好像失去了生活的重心!

  唉,這也是一個可憐的女人!

  鹿為衣嘆完,出門,離開。
分分彩保持不输的技巧